城之内 克也

Copyright © 2001-2020 17173. 离童野市广场仅不到5分钟的脚程,坐落在人流量平均每小时600人的街道地下的酒吧——“凡骨败犬”,由于经营不善,来的尽是些嗜酒或好赌的小混混。, 虽然秩序有些问题,不过酒吧里的气氛一直很热闹,维持氛围的秘诀就是这里每日进行的惩罚决斗,其结果甚至会影响到生死,正可谓黑暗决斗。, “呷哈哈,混蛋山姆,给你看看我的王牌,我把无头骑士和精灵剑士叠放,超量召唤我我我枪手,守备表示。发动效果,移除一个超量素材,给你800点伤害!”, 我我我枪手射出的弹丸把山姆击飞到身后的酒桌上,虽然打翻了后桌的酒,但在酒吧空气热度最高的此时没人会不解风情地去在意这些。, 山姆刚爬起来就被两个魁梧的大汉架到吧台旁,获胜的杰瑞已经幸灾乐祸地坐到他旁边,处刑开始了。, “各位久等啦!首先是恭喜优胜的杰瑞,送你这杯由本酒吧的首席调酒师,也就是我龙崎大爷特制的鸡尾酒—— 热情侏罗纪!”, 在潮水般的呼喊声中,昆虫羽蛾满脸奸笑着搬出了透明的酿酒容器,容器内各式各样让人瘆得慌的虫子清晰可见。, “嘻嘻嘻,今天开始要用新配方,山姆,你很幸运地成为了我羽蛾大人特制药酒13号的品酒师呢,这次可是我的自信作。”, 见到羽蛾新配方的山姆终于无法像刚才那样视死如归了,据他所知,之前喝下羽蛾特制药酒的人不是痛苦地昏迷了一整天,就是连续拉了好几天的肚子,这次看来更是凶多吉少。没准会像传闻中的假面兄弟那样,一杯下肚后就从此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没人见过他们。, “听说假面兄弟可是曾经让那个武藤游戏和海马濑人苦战的对手啊,听说是羽蛾老爷和龙崎老爷亲自上阵解决他们的。” 山姆在求生欲的驱使下拼命寻找话题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虽然是把他们分开后逐个击败的,但二位老爷真是厉害啊,都能赶上职业选手了吧?”说完,羽蛾和龙崎的脸色突然一变。, 只见羽蛾和龙崎对视了一下,互相点了下头,下一秒,特制药酒就被二人强行灌进了山姆嘴里,而且是一人一杯。, “失。。。败。。。了。。。” 意识模糊的山姆嘴里不清不楚地念叨着这些,被人抬到了酒吧角落。, “而且什么叫都能赶上职业选手了啊,羽蛾和我可是日本的前冠亚军啊!之所以现在变得无人问津,说到底都是被那两个人害的!”, “什么啊,是羽蛾和龙崎啊,我还说怎么这几年都没有你们的消息,你们过得还好吗?说起来,仔细一看,你们在这里打工啊。”, 像见到老朋友一样的口吻让羽蛾和龙崎更加火大,当初他们给酒吧起这么个名字,除了想向城之内泄愤外,就是为了不让成为职业决斗者的城之内看到他们在酒吧工作的样子,没想到还是被他撞见了。, 不过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躲着的了,一方面羽蛾和龙崎已经慢慢习惯了经营酒吧的生活,虽然收入不是很多,但每天都过得热闹又惬意。另一方面,这几年城之内的职业道路似乎也越发艰难,电视上渐渐见不到他的身影了,所以让羽蛾和龙崎产生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现在二人平日里对城之内的恼火和抱怨,基本上只是一种习惯或老毛病罢了。, “确实很久没见了呢,城之内。还有,我可不是普通的打工,而是这家酒吧的首席酒保。”龙崎率先压下火气去跟城之内打招呼。, 龙崎发动起自己的调酒师技能,难得跟城之内见上一次,一定要趁着聊天让他多点些贵的酒。, “准确的说是我能为你创造一个契机,接下来就靠你了。不过,如果这个计划最后能成功的话,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听说假面兄弟可是曾经让那个武藤游戏和海马濑人苦战的对手啊,听说是羽蛾老爷和龙崎老爷亲自上阵解决他们的。”. 简体 | 繁體. All rights reserved. 作为《游戏王》这部动画的灵魂人物之一,城之内克也在一开始并没有表现出强大的天赋,他在动画初期常常扮演“牌托儿”的角色,所谓“牌托儿”,就是那种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提出一个傻乎乎的问题,让主角进行解答,顺便再装个逼的那种人。 有人点赞和评论有点惊讶,本日开更,计划三星期内写完(希望我不跳票)。本文致力于为所有城厨站台,并尽力还原一个真实的城之内。注意:这个答案非常长,很多图(我尽量精简),以原作漫画为前提,动画和其他会有所涉猎,但一切冲突之处以漫画(高桥和希)为准。, 资料来源:游戏王漫画,动画,20th剧场版(高桥和希执笔),公式书,2ch游戏王辞典,aniwota维基,nico,和友人的讨论, 【1,对于城之内的第一个误解】【2,初代游戏王:基地外集合】【3,友情教究竟是谁的朋友】【4,黒か白か分からないまま】【5,解析主题:“游城游戏”】【6,体弱的少年和现充朋友】【7,城之内克也vs海马濑人的黑暗】【8,美式的华丽——海马和孔雀舞】【9,黑暗中刺破漆黑的光芒】【10,あの恋を忘れられないと】, 首先要明确一点,动画DM和漫画是几近大相径庭的两个世界。2ch有种说法叫「向动画举手投降」,专门指对DM动画改动原著部分的不满和无奈(当然,动画崩原著不是游戏王一家的问题)。如楼上几个答案所说的,男二变男三,王和舞在杜马篇的形象崩坏,不一一而言, 因此在开头需要说明的是,DM动画对于笔者来说不存在非常大的论证价值,只作为参考对照。这篇文章里讨论的剧情和设定,全都以漫画为圭臬。, 高桥和希说自己从没玩过游戏王实卡(也有别的说法),因为卡牌只是承载人物发展的道具;因此本篇也将不会涉及过多打牌技术的因素,而更关注打牌过程所推动的剧情和人物发展。, 关于城之内,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使是城粉,对城之内的评价也大抵会是:凡人,没头脑,靠强运,梗角, 这样一个角色,怎么能当上一部国民级漫画的男二?(游戏王在日本的地位,是全民级别的;注意在日本流行的是读漫画,看少年jump是在学校跟别人找话题的方式。, 那一天,一个发型模仿剪刀手爱德华的高中生,带着他清奇的画风和怪异的头身比正式开始了自己的JUMP生涯。在自己的首秀当中,他被人捉弄了一番,丢了东西,又挨了一顿打。, 同时登场的,还有一个中分的黄毛(当时是中分)。同样挨了顿打,说了句「看得见却又看不见的东西」之类老土的话。嘛,高桥那时的画技,的确是不怎么敢恭维的…, 若没看过漫画,大概根本不知道还有这种东西存在。事实上DM不仅切掉了东映版(或者叫朝日版)已经做过的部分,在做出来的部分里还跟原著有各种奇奇怪怪的出入, 这个卖萌(fu)造型,是漫画中从没有过的。漫画里王没等御伽蹬鼻子上脸,就已经跳出来护短了。另外这是DM城之内输给御伽后的样子:, 这很能说明一点问题,因为在原著中城之内输的比较灰头土脸的两场,一是王国输给海马,二是输给御伽。, 虽说输的狼狈,原著的城之内始终是没向对方的羞辱低过头,该怎么硬顶就怎么硬顶。在动画里,却不知为什么双双被弄成了狗。, 是的,城之内脾气很不好,并且面对别人的调戏时态度非常不和谐。虽然很奇怪的是,他越是这样,其他人好像就越喜欢调戏他:, 从此,一副与DM完全不同的画面浮上水面。在贝卡斯城门把门卫揍了一场,回护游戏时又把基斯揍了一场,在舞面前冷言冷语、牢记前嫌,对杏子n次性骚扰……城之内从来不是什么暖男,而是又皮、又凶残、暴躁又下流,虽然热血冲头,但在同班女生那里评价貌似都很坏(『城之内是童实野高中第一大毒瘤!』), 但是他也会有事永远冲在最前,跟踪被他怀疑援交的女性同班同学,在朋友有需要时慷慨出借av(?), 基地外这个词是日语気違い(キチガイ)的谐音,是日本有关游戏王的讨论中极其频发的一个术语。不如说,只要谈论起游戏王,一定会发出『这个漫画怎么全都是些基地外…』这种感叹, 那年,游戏王动画第一作(东映版)开播;差不多同一时点,《游戏王》漫画突入「决斗者王国」篇,人气从此一路上升,在jump稳坐排头阵营。在当时,拥有近似揭载顺位的漫画叫做:浪客剑心,世纪末领袖传,棋魂,猎人, 说起东映版,这虽然是一个短短只有半年的节目,人气却一直居高不下,甚至于笔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都认为海马的头发是绿色的, ・超豪华声优阵营:绪方惠美(碇真嗣),森川智之(水户洋平、吉良吉影),绿川光(流川枫、坂本),置鲇龙太郎(三井寿、朽木白哉)等, ・时至今日依然拥趸众多的片尾曲《明日もし君が壊れても》(演唱者就是唱《直到世界尽头》的WANDS), ・尽管修改众多(比如删减掉那些过于儿童不宜的部分),东映版走的是原作时间线,一直做到对暗貘良的TRPG,深得部分初期原著粉的心, 没有推销压力,于是东映版相对DM来说是更忠实原作(基地外)的。王当然是肆无忌惮的替月行道(或者叫,杀人越货),海马濑人还是副笑里藏刀的样子,天天祭出些古怪的招数来困扰大众, 打开早期漫画,有可能会被表游戏和鸡酱疯狂的眼神吓坏。城之内和本田群聚斗殴,带坏小孩。如果你是女孩子,那就更恐怖了,因为女主角杏子的经历简直能被形容成——上刀山下火海(记不记得前面被城之内跟踪和掀裙子的事),隔几页被袭一次胸, 首先,到了决斗者王国,他们基本就正常了起来(比之前正常),虽然怪胎还是层出不穷,至少主角团不会经常干些丧心病狂的事了。也不再碰管制刀具了。, DEATH-T之后,性骚扰基本绝了迹(反倒变成舞这种熟女来蛊惑高中生)城之内一朝开化,也学会了文明社会解决问题的方式——打牌, 事实上我没有很苛责高桥和希的意思。实际上,高桥做的已经相当厉害了。在各路因路线转换而弄的一地鸡毛的漫画中,游戏王完成了神之漂移,从一个奇奇怪怪的玩游戏漫画成功转型成涵括三千年恩怨的卡片战斗漫画, 固然游戏王的前后衔接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有问题,实际上日本也有不少人指出,海马的翻页变脸已经到了可笑的地步, 但即使有如上的种种转型,游戏王仍然是个神神化化的漫画,坊间称邪道漫——而且甚至不能算jojo那种邪道王道,因为游戏王,表面是改正的,思路是诡异的, 这是一个诡异无比的思路,而且没有任何逻辑。与此类似的是,这部漫画里人物的思路是很诡异的,很多情况下基本没有任何逻辑, 综上,游戏王漫画虽然前后衔接在业界来说已算出色,矛盾的地方仍然不胜枚举。好比初期的男性角色之间绅士风兴盛,杏子不知因此倒了多少霉,海马还是个纯粹的富二代+纯粹的熊孩子,城之内突然就不看av了是出了什么事吗,等等的黑历史, 其中部分我将归结于成长过程中必然的出糗,部分将直接无视(读者:你是在公然为自己的懒惰找开脱吗?), 但更重要是,不要在意细节。跟某些细节死磕是没有意义的,关键的是作者通过情节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我同时希望可以将读者注意力引到这部漫画由始至终的黑暗色调上——这对本文的主题将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那一天,混混学生城之内在游戏以德报怨的精神感染下,决定洗心革面——大家通常是这么想的。, 整个游戏王系列的第一话,是这样开始的。某一个普通的课间,教室里的人决定去打篮球——连女生也叫上。接到邀请的游戏一口回绝了,并说:「有我的队肯定会输吧…」, 2,游戏是一个脱离集体的人,——却并不是因为他想这样,而是因为他爱干的事大家都不爱干。, 大家都不爱干,那某几个人肯定也不爱干。正在此时,本田跟某人一起走了过来,一把抢走了那盒积木。, 他所谓的指导,就是让游戏自己来抢那盒积木——鬼才抢的过他。游戏很明智的连试都没试,他一边大喊大叫一边控诉:「我最讨厌打架了!」, 这个友情的故事,有一个很麻烦的开场——游戏爱干的事,城之内讨厌;城之内爱干的事,游戏讨厌。, 你很可能会说,这有什么奇怪的,他是不良少年嘛,欺负个把人叫什么事。然而这是说不通的。因为本田很明白的说过(就在漫画第11话),城之内「很照顾下面的人,从不向弱小出手」, 看不惯别人都出去玩而游戏独自一人待在课室,城之内没有理解、也无法理解这种自我封闭的行为。(事实上城之内身体素质一向很好,不大可能明白游戏这种体育差的人的立场。高桥本人小时候就体弱多病,说游戏是高桥自身的投影,未尝不可), 公平点说,抢积木的也不是城之内。他只是接住了本田的「PASS」,并打算顺便教游戏怎么变的「男人一点」,直到杏子出来制止了这一出闹剧。他仍然对游戏的「不男人」行为耿耿于怀,于是乎,他把从游戏那顺来的积木扔了出去。, 关于城之内扔掉积木这件事,高桥有这样一段说法:在高桥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曾到一名同学A君家做客,并被邀请一同拼一个最新的模型。, (另外,笔者有理由相信,城之内打架很厉害这个设定,是连载了几话之后才产生的。这也就无意中造就了一名传说中的大神,牛尾。), 因而,不能单纯的认为城之内是个校园暴力者而被游戏教化;日本社会本就是一个高度强调同质化的社会,城之内看不惯游戏不合群这件事在那个语境下甚至不能说有什么不对(当然,扔别人东西是不对的)。在我看来,他们在冰释前嫌后还进一步成为了朋友只是由于一个很朴素的理由:, 这是城之内人物性格中很重要的一个点。纵观全个初代游戏王,我们会发现城之内朋友熟人数量之多,无出其右:, 龙崎——老婆本(真红眼黑龙)都输给了城之内却还是关系不错(当然,龙崎这人是比较厚道的), 木马——不知为什么跟城之内似乎关系挺好,还使用了「城之内の野郎」(城之内这混小子)这种很不见外的叫法, 御伽——折腾了城之内一场,最后变成朋友,甚至跟本田去乡下接他妹(原著没有本田御伽喜欢他妹这种设定), 在这里面,什么杂七杂八的人都有,有混混(本田),乖乖仔(獏良),宅男(龙崎),型男(御伽),中二病(纳姆君),少年老成(利希德),城之内硬是全给交上了朋友, 以游戏为首的四至六人小队,在日本被戏称友情教,或者干脆叫DQN(暴走族团伙),因为这帮人发型奇葩,天天旷课,其中还混有不良团伙成员(本田、城之内),看起来的确就是一群暴走族了, ・游戏和杏子从来不是纯洁的友谊(双方都动着心思),反而杏子和城之内是比较纯粹的朋友, 其实仔细想想,原本内向没有人缘的游戏,一下子变成众人中心,这本来就是不太可能的。暗游戏气场强则强矣,并不擅长调动气氛、搞人际关系。, 把游戏推向中心位置的,是城之内(带动大家一起玩)。甚至令这个朋友圈可以存在的关键人物,也是城之内。, 这个小团体其实从来都是以城之内和游戏两人为轴心旋转的。甚至其中很多人,如舞,本田,从一开始加进来只是因为喜欢城之内(关于本田和城之内的关系,将在后文叙述), 另一项证据是,仔细看看原作和20th剧场版,友情教出场,不是主角的城之内站中间的概率实在太高了。, (笔者向来不认同坊间流传的城之内认识游戏是跟着沾光这种说法。因为这部作品的主角固然是游戏,然而这个朋友圈的主角,从来都是城之内。), 就像上面所说的那样。游戏是个不善于交朋友的人,并且从来都不是,向别人伸出手并交好的一向是城之内。事实上城之内的人物性格由此可见一斑:外向,热情,讲义气,路见不平, 众所周知,城之内是不良少年出身,甚至现在是否真的金盆洗手了也十分可疑。而DM几乎是刻意淡化了这一点,不但删除所有打架片段和混混发言,对阵海马这种技术宅居然还表现的无比弱势↓↓↓, 说起不良少年,我们知道本田虽然现在跟城之内是对等的朋友关系,在中学时代只是个仰望他的角色(说白就是小弟);不但是地位低一等,本田打心眼里景仰城之内,其实就是个迷弟。真正和城之内一起称兄道弟的人,是这个蛭谷。, 好吧,严肃点。在我看来,蛭谷就是你可能交到的那种很凉薄的兄弟。他可能跟你交好,甚至可能真的是喜欢你的,但他喜欢的更多是你对他有利的一面,在利益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你抛弃, 不过蛭谷的表现可以说非常激进了。城之内造就过一堆患得患失的怨妇,什么本田,孔雀舞,还有就是这个蛭谷,蛭谷是最过分的,他差点就把城之内电死了(物理)。得不到他,就亲手毁♂掉他, 先不谈哲学方面的因素;一言不合就动致命性武器,除了说明日本治安堪忧,也能侧面说明蛭谷是一个多没下限的角色。, 这里引申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城之内中学的时候要跟这种人混在一起呢?又为什么要混呢?下面讲几个故事——, 城之内父母离婚这事大家都知道,具体的原因没有明说过,但是很有可能是由于他父亲的作风而导致——在酗酒和赌博中度日。城之内父亲是否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无从考证,但笔者推测,这种自甘堕落很可能是由某种突生的变故引发的,因为:, 具体表现在,他仍努力为父亲还债,并且只要可能,仍愿意父子重修于好(见游斗42)。这一点还体现在其父对城之内彻夜不归的恼怒上(游斗11)。一个真正烂透的父亲,是不会管儿子几点回家的。, 因而我们猜测,由于家庭突然的变故,城父变的日益消沉、最终一蹶不振,城母因无法继续忍受而带着女儿远走高飞,留下愈加自暴自弃的父亲,还有我们这个小故事的主人公,城之内。, 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十三岁,初中生。说他普通他也普通,既不很英俊也没有钱,学习成绩常年丢人现眼。说他不普通,他是附近一带中学混混中的知名人物,甚至高中生都知道他,因为这群人发起疯来什么人都打。, 这个人当然是城之内。十三岁时,啥都不懂的初中鸡城之内一头栽入浑水中,正是冲动而无知的年龄且缺乏(很明显)家庭的正确指引,城之内成为街头游手好闲的一份子,成天打架、生事、唯恐掀不起风浪。这样想的青少年是很多的,但城之内显然更有天分:初中的城之内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不良少年,在一次斗殴中,他认识了蛭谷。, 蛭谷和他是相似的。很擅长打架。但是又不相似。年少的蛭谷不懂得什么叫爱重,但城之内和他是一样的年纪。引用本田的话:「他(城之内)很照顾下面的人,也从不向弱小出手…」在旁人沉浸在我好拽我好牛逼的氛围中时,却有一个人不仗势欺人;不对自己的追随者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子,也许他混在这里只是有多余的荷尔蒙需要发泄,而这份认知必然让他感到空虚。, 也许是家庭的变故,也许就是年轻男孩头脑发热。但是城之内没有迷失的彻底,他仍保有诸多让人敬佩的品质(尽管这时他已经跟班众多);从事后看来,他一定是当时就意识到了这种生活的无聊,因为后来他居然去上课了,没人逼他去学校——我们知道他爸是什么样——他一定是自己去的。,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城之内对蛭谷的不满来源已久。很可能在初中的时候他就已经看不惯身边人的作风,而同样的可以推测,家庭破碎的城之内在这群同伙这里也找不到什么安慰,因为他们只是批为了生事而凑在一起的乌合之众。厌恶加上空虚,再加上光明的天性(或许父亲在酗酒的间隙也曾将正确的念头灌到他脑子里),他开始主动抽离这种生活。, 城之内和其父亲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或许有许多人觉得城之内和其父是一种水火不容势不两立的关系,但笔者却认为,城之内和父亲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 让我们看看高桥是怎么描述各个人物和其父亲关系的。(是的,高桥自己也知道这部漫画里的父亲都很不正常), 比起海马、马利克的父亲对其造成实质性伤害,城之内父显然还只停留在「不负责任」的阶段。甚至于我认为,城之内仍然是拥有父爱的,这也使得他和海马等人有着决定性的差别, 我们知道,海马和马利克在解决父子纠纷时,双双采取了非常极端的手段——杀人。这看上去很戏剧,同时也很不现实,现实生活中没有那么多让你抹了嘴就走掉的好事,因此海马的处世哲学经常给人一种感觉——幼稚。, 城之内则不同。他痛恨自己父亲的不争气,但他同样也爱他父亲。他不曾忘记父亲对他好的时刻,但是父亲责任的亏欠同样触目惊心,这种爱与恨的交缠令人难以言明。, 我有时候觉得城之内有一种很令人惊奇的品质;其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其他人物多多少少掺杂了想象的成分(东尼史塔克式的海马,美国大妞式的舞),而城之内却来自作者最为熟悉的体系。因此也就最为真实。, 不仅是家庭关系,城之内在多段关系中扮演了调剂的角色,尽管他自身家庭支离破碎,到头来是他在朋友间周旋腾挪(比如安抚住其他人,独自在火场内等游戏拼完积木)。, 上了高中的城之内和往日的同伙完全断绝了往来。就是在这时他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一个不混社会的朋友。一个总是对着各式各样的游戏发白日梦的朋友。这朋友没什么可以教给他的,除了自己会玩的游戏,但这于城之内的人生已经产生了新的意义。他再也不需要去寻求那些所谓的刺激来打发时间了。曾经那伙人想要把他拽回去,但经过了这么些年正误曲直已渐渐明确。, 只看过DM的人,大多对游戏城之内友情的由来、以及游戏王整个「游城」(游城和友情的日文发音相同)主题的由来云里雾里。当然,动画里各路人马(尤其是杏子)友情说教连发,让人觉得友情这两个字还是能少说就少说的好…, 而游城友情的起源,当然还是要追溯到第一话。在城之内下定决心回报游戏的善意后,奇迹发生了:本作的背后灵,也就是暗游戏,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华丽上线。, 这句话原本是游戏在形容积木时说的,后来又被城之内借用。在牛尾事件解决后,城之内向游戏说:, 古埃及的宝物并不会实现愿望,能交到朋友的只有赤诚以待的真心。如果不是游戏以德报怨,城之内不会明白那个「娘娘腔」的游戏其实是个勇于承担的好人。如果城之内不是为了回报这份善意而把积木捡了回来,那个上天入地帮他们解决麻烦的暗人格也不会登场。, 而暗游戏,丢失了记忆和身份,最初也只把自己当做游戏的另一重人格存在着。也正因为如此,城之内和游戏的友情,从来都是有暗游戏一份的。, 事实上,比起表游戏,暗游和城之内的关系更像一般意义上的损友。暗游和城之内就像是会一起逃课一起去打机的那种朋友,在悠悠球事件中并肩作战,表游戏所无力做到的——在事件中保护朋友——也一直都是由暗游戏来完成。, 关于这一点,我们将在之后的章节详细讲述。然而在这种投桃报李的朴素友情观之下,城之内所做过的很多事情:冲进火场救游戏,冲上台保护舞,拼上性命和暗马利克进行黑暗游戏……都表明了他这个人有多不计后果,为了朋友有多奋不顾身。这样的人情是还不了的,也是还不清的。, 如果是游戏一路护着城之内的这种关系,无非就只是海马口中的「友情游戏」。而事实上,这段友情包含的还有更多,比如对等的战斗,比如决斗者之间的心心相照。这事实上是一种成熟的关系,比如互相尊重对方作为决斗者的尊严。就连高桥也说,经过在战斗城市对真正的决斗者的追求、而最终对峙的城之内和暗游戏决斗的场景,或许正是他们友情成立的真正瞬间。(文库本18), 在这段友情里,仅有一次城之内提出了一个比较任性的要求。在前往最后战斗之仪的船上,城之内向游戏说:, 直到后边,居然还是城之内笑着哄表游戏。谁能知道,说出这种话的城之内内心是怎样的煎熬。, 而王作为一名成熟有担当的角色太久了。有些话,永远都只有城之内说过。在决斗之仪的最后、所有人哭着求暗游戏不要走的时候,只有城之内对他说:, (杏子!不明白也无所谓…不明白的话,就把关于他的事情深深的刻在脑海里,绝不会忘记和这家伙渡过的时间和这份感情……因此,现在就目送他吧,目送他迈向他的未来……), 在前期的游斗中,时常可以见到暗游戏和城之内打这样一种配合:城之内解决打架,暗游想鬼点子。时至今日已浑身肌肉的王样,实际上从来没有动过任何的手,唯一的一次肢体冲突被人一拳打翻了。, 但这并不是说城之内就只是肌肉发达而毫无头脑(比如dm那样——虽然dm里他好像连肌肉也不怎么发达)。事实在使坏方面,他和暗游大概是半斤八两的促狭:, 促狭归促狭,城之内仍然总是被人称作是笨蛋。单细胞的笨蛋,睡一觉就把不好的事全都忘记了的笨蛋……以至DM的制作团队,似乎把这句笨蛋当成了人设,在动画里,我们看到了撒夫夫的城之内,看到了被抢走了真红眼就自暴自弃、拎不清的城之内。, 表游戏和城之内是什么关系?从表面上看,表游戏本人也是玩游戏界的大boss,把城之内虐个187遍不带喘气的(王国一星期真实战绩)。看上去只是个大佬带带我的老套故事。然而即使是在最菜鸟的时候,城之内的意志也一直比游戏要更加坚定。, 当局者迷,当游戏多次处于人生中迷茫的境况时,是城之内帮他看清的。当海马靠耍赖赢了比赛而洋洋自得,城之内替他站了出来,向海马充满漏洞的逻辑开炮。, 表游原本弱小,由弱小衍生出自卑,令他无法正视强势而自信的暗游戏,无法在他面前抬起头做自己。, 事实上,并不是说暗游戏不是他的朋友。正因为两个游戏都是他的朋友,他在面对两个游戏以及两个游戏之间纠葛的时候,秉承的都是他所信仰的价值判断。, 正是因为城之内所做的这种种,两个游戏都一直把城之内看作自己最重要的亲友。仔细想想,在打牌成为了主线的战斗城市,两个游戏岂非都是竭尽全力的带城之内上分?, 表游在某些时刻对暗游是近乎嫉妒的,然而这种嫉妒却从来没有产生在城之内身上。城之内一直都拥有各种表游可望不可得的特质,外向,人缘好,打架强……但面对这些优点,表游从来都只有深深的欣赏。, 表游对城之内是什么感情?一个体育不好,除了游戏外没有什么特长、也不会表达自己的高中生,突然有了个热血外向的朋友,带着他结识新伙伴、闯祸、在他不擅长的肢体冲突时回护他,并且在紧要关头肯为他出生入死,会是什么感情?, 就是这样的感情。『城之内くん…君はボクが一人ぼっちじゃないってことを…そして勇気を教えてくれた………大切な親友だ!』, 首先,笔者认为DM动画(以至背后出资的konami)是在有目的性的主推海马的,与此相应的就是削弱别的角色甚至以其他角色为垫脚石——首当其冲就是城之内。城之内在动画里表现出的弱势经常与海马的强势挂钩,比如上文放过的几张图,再比如动画原创的战斗城市三位战。, 这也导致「城之内永远打不过海马」的观点甚嚣尘上。事实上漫画从头到尾,城之内只输了王国的一场(除了融合完全没使用魔陷卡的无脑比攻击力比赛)。四人战海马其实还落入城之内算计。同样流行的是「城之内一直挑衅海马」这种论点。DM里往往是城之内去招惹海马,但若看看漫画,会发现有一半时间都是海马在招惹城之内。, 谁是《游戏王》这部作品里最大的家庭暴力受害者,这个问题十分之难答…。因为这个漫画,除了虐待小孩的老爸就没有别的老爸了:城之内的老爸,海马的老爸,御伽的老爸,全都是个顶个的神经病,也无怪「カズキングダム」(kazukingdom,和希王国)的定义是神秘和基地外和虐待儿童的父亲的王国。在游戏王的众多父子关系里面,海马对刚三郎是恨的最入骨的,海马心中最大的(作为游戏王主题之一的)「黑暗」,也与刚三郎息息相关。, 固然,笔者觉得海马的逻辑是有问题的。自己当初靠玩弄手段上位(下棋作弊赢刚三郎),然而在那之后又怪刚三郎用精英教育压榨他、剥夺了他的童年;且不说海马有没有可能那么纯真,由利用刚三郎脱离孤儿院生活的海马来指责对方把自己当成工具人,细思下来总有点emmmm的感觉。, 说起来,海马的人设充满了这种矛盾的龙傲天之处。善于钻营笼络却又高傲刚愎,是十足的野心家却又对刚三郎抱有天真的幻想,自我中心却又对弟弟关怀备至……所以笔者在前文也说过,仔细计较其中的逻辑是没有意义的,关键是弄清作者通过剧情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高桥说过,海马是「没有了敌人就无法正常生活下去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在刚三郎死后他疯狂地执着于游戏,同时还一心要把刚三郎挫骨扬灰。这种偏执还体现在对唱反调的热衷上,海马似乎尤其喜欢通过对照来强化对自己身份的认知,比如标志性的这卡我有36张,又比如「高贵的狮子」之类冲着城之内去的冷嘲热讽。, 不追究这种行为背后的心理学因素,海马和城之内的迥然不同从对他人的态度就可见一斑。同是家庭破碎、早早当家,海马对这个世界是仇恨的、充满怒火的,面对上位者力求将其拉下马来,在境况不如自己的人面前又使劲将其踩在脚下。这样的海马,当然是被王样指着鼻子骂「再多的憎恨,也很……脆弱!」但要说海马能不能脱离这种仇恨而生存,即使海马自己声称过去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垫脚,仔细想想这种以恨为原动力的对抗性早已是海马精神的核心。, 与此同时,城之内也是有完全充足的理由去恨的,但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恨过。百万元那一话里说赢了就跟父亲重归于好,被吕场等人一番戏耍,事后称对方的卡是「魂之卡」。甚至在面对本该最痛恨的暗马利克时,也有闲心调戏对方一句「马利克酱」。, 而当面对海马孜孜不倦的嘲讽与侮辱呢?四人战时海马唱了这么大一通,而城之内的反应只有一句话:谢谢你。, 当然,城之内只是城之内,并不是什么圣母。动画把昆虫女王也当成所尊敬的对手的卡我觉得有点过了,而城之内应该还是讨厌羽蛾的。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事实上,日文维基也提到了,城之内是以「心中的黑暗」为主题的游戏王系列里「极其稀有的、作为主要决斗者内心却没有黑暗的角色」(多玛篇里巴隆和舞被其精神的纯粹所震撼,反倒是与自己内心的黑暗握手言和。笔者觉得多玛篇在崩了王和舞的人设的同时,却很神奇地挽救了城之内的人设,不得不说上帝向你关上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瞎比喻), 这样的角色的存在,说他在游戏王里显得不合时宜也好,由于梗不够动画沦落成男三也只能说青天白云、合乎自然。不过笔者觉得,城之内和海马的对线还是挺有趣的。海马发表过很多神论,但在王国打败城之内那场后,「再弱小的决斗者都会有为之奋斗的信念,而重要的是保护到底还是为之所击溃」。这句话不但是对其自身理念的强调,还给初出茅庐的城之内好好上了一课。, 如果没有海马,或许城之内在暗游加持下的决斗生涯就显得太过顺利,也没法尽早从「友情游戏」的旋涡中挣脱出来。, 不过说到底,当彼此都看不顺眼对方的生存准则,何不高声疾呼、任一世的狂风骤雨向我开炮呢?, 游戏王的大多数人物,在我看来,其实符号意义大于逻辑意义(意即:认真你就输了)。在文库版卷中,一个叫「游戏王骨牌演戏」的栏目解说了用游戏王元素设计的一套塔罗牌,评说的重点都落在设计理念和历史而非人物性格(只有一个例外;这一点将在后面讲述。), 高桥受到美漫、特摄片、科幻等多种作品风格影响,这也使致游戏王(初代)的怪兽和人物设计都奇诡飘逸、带有难以复制的特异时尚感(或者叫:ナウい)。青眼白龙的灵感来自于大白鲨,天坑龙采用东方风格之类的设计数不胜数。另外,漫画人物的着装,有一说一都挺潮的;没看过漫画的童鞋估计都不知道城之内也是个银☆饰男,从病床上爬起来立刻翻出手镯戴上。, 游戏王设计的一个代表性人物(无论从外表打扮还是作风个性),不得不说是海马。前阵子刚在某个公式咖啡厅活动里斩获全世代人气第一的海马,向来都是官方的宠儿:20周年时青眼捧成残奥会冠军,其本人的各种造势周边出个不停,无怪有说法道k社的k是kaiba的k。初代之后,至少有两代男二是意图模仿海马的,可惜出于种种原因(最关键是没钱),最后双双沦为梗角。, 剧场版主角、DL图标、各种官方活动的「名义」举办人……海马的存在,就是那么的标志性(就连本文,也用了第二章来说他)。若是试图区分原作和津田健次郎的海马,就会发现音MAD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但就像其他角色在动画里走样一样,原作的海马抛开本身的逻辑矛盾不谈,要更为阴鸷,更为执拗激烈,与此同时更为年轻。, 这话似乎有点不好理解,那就举一个例子。海马靠不要脸赢比赛的「高光」情节,笔者始终认为那是海马性格最完整、个人风格最鲜明的时刻,仅一个举动就把海马的寡廉与豪赌勾勒的淋漓尽致。然而相比起津田版体现出的成熟与意志坚定,漫画里的海马更多是稚气未脱的疯狂;这才能够解释为什么被杏子义正言辞地指责后,他不可抑止地恼羞成怒。, 这番动摇放在津田海马身上,是很……傻逼的。津田版大跨步地往成年人和三观成型的方向靠,被人说嘴恐怕也更应该是不为所动吧。, 说起来,在游戏王的角色身上十分常见的一种特质,是为了胜利的不择手段。海马,羽蛾,基斯,舞,各个都是为了达到目的而耍尽心机之辈,也无外乎这漫画被人觉得基地外了。笔者曾思考导致这种性格如此高发的原因,最后得出了一个我个人认为的结论:, 这就是我认为游戏王在挣扎着要表达的东西。不是不择手段,不是社会达尔文,这些都只不过是表面。真正,是高桥浸淫在美式风格中之后被潜移默化的、西方的自由思想和个人主义精神。, 了解日本的朋友可能知道,日本是一个高度集体主义及等级化的社会。【这,又可以开另一个话题了】, 其实在20th剧场版,这种思维已经开始反噬了——各司己职(海马统治,其他人庶民)、等级分明(除了游戏外海马跟主角团已没有了交集),大公司全方位控制下的童实野町,更像是高度财阀化的日本社会的缩影。, 话说回来,从海马这个角色身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到高桥美式和日式观念的冲突。从一无所有的孤儿爬到社长之位,这个设定本身是非常American dream的,但高桥为了「增加故事厚重度」,硬是给海马加上了个神官转世的设定,一夜回到了血统为王的老路。, 设定上自我纠结的表现还有许多。游戏王对女性描写的探索磕磕碰碰,舞的用语一方面充满了「のね」「のよ」之类的昭和女性像,到某个阶段又使用了「勝手にしろ」这样的男性用词(DM动画在此处改成了女性用语的「勝手にするわ」), 杏子虽然被很多人誉为花瓶,但其用语也有男气的、皮的一面,比如管城之内叫「お前」,痛斥羽蛾为「虫野郎」。(虽然耐人寻味的是,两者的男性用词基本都是对着城之内说的。), 在我看来,游戏王最标杆性的女性塑造,应该是舞(而不是女主角杏子)。舞从出场起就带着游戏王标准的基地外属性,狡诈,厚颜,拜金,在卡牌王国的一堆男人和游戏王世界的一堆疯子中如鱼得水。但这种和男人的斗争更多是巧妙的、软硬兼施的。舞的这种个性其实从来都没丢失过,尽管其复杂的性格在后期更多展现出另外一面。, 我很想展开来说舞,但这里说起来真的会没完没了,何况还要给后面留点悬念。高桥和希也承认过,舞是他人格一部分的化身(某单行本折口,舞是如此提及的唯一女性), 无论是海马还是舞,其身上的美式痕迹都是显而易见的,但这种风格并不彻底。Transcend Game里塞拉对海马说「你无法成为王」;若其冲破桎梏的理由是「海马前世是神官」,只能让人感到从底层而起的荒谬和讽刺。, 但高桥在这一点上,再一次表意模糊。说到底,很多貌似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过是粉丝发挥,许多事高桥自己并没有忘记。好比说高桥说海马和赛特是两个人,海马制造的并非穿越时光而是通往异次元的机器,到最后也没有违背海马「只看向未来」的原则。, 阶级固化的伤痛,在关于游戏王的讨论中情理之中地不能免俗(当然了,日漫基本全都这个尿性)。在关于城之内的说法中,充满了(如前文所说)「永远打不过海马」,「凡人」,即使是最强凡人。, 当然我们在这里是不能为血统论背书的。不过政策赶不上形势,我们想知道,城之内是否也像现实里很多情况一样,有着自己无法突破的极限。, 游戏王是个很怪的作品,里面所有人不论黑白正反,多多少少都透露着邪门。城之内已经算是个非常正派的角色了,结果还是个家庭破碎的道上混。少数没什么黑点的角色一律成功的融入背景布,像表獏良那样,直接就漂浮云端外,电波到不能再电波。, 我猜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游戏王漫画如日中天的时刻(决斗者王国中途到战斗城市),在jump的连载顺位也很微妙,不但没有成为过海贼、浪客剑心这种绝对主力(连载顺位稳定在三名以内),在主力和一军(以十周平均顺位5位为界)之间也反复横跳。, (连载顺位可见这个视频:週刊少年ジャンプ 掲載順ランキング【1969-2020】), 游戏王的这一点,看动画是不那么看得出来的。虽然日本的审核标准不像美国那么严格(游戏王海外版由于诸多弱智改动而成为话题),动画的目标观众,始终还是儿童。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DM在大量细节上做了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和谐。, 舞在DM里的形象,尤其从战斗城市八强往后,离不开高傲、孤单,略有波澜而又中规中矩。然而在漫画里,舞有着对龙崎的「身体的洗切在你赢了我之后」这种爆炸性发言,举手投足无不显示出她对男人心理的了如指掌、以及将其转化为自身优势的极强的行动力——十足的manizer。, 这种儿童不宜的形象,显然不适合搬上屏幕。于是如同王的切黑、城之内的暴戾、海马的神经病一样,舞的这种性格丢失了、被置换了。, 在游戏王漫画里,时不时就会回荡着深沉、不见五指的黑暗。这种黑暗也许是体现在某个不起眼的小细节(比如舞向杏子说的她自己的故事),也许是像面对无法突破的神史莱姆时的深深绝望。在笔者非常喜欢的一段里,表马利克拖着自己残破的身子去看利希德最后一眼,深知即将彷徨于黑暗的自己也许永远没有出路。, 固然,少年漫的主角最后总会胜利的。但游戏王的很多切なさ(无可奈何的悲伤),并没能被「获胜」所抵消掉。王心知自己只是徘徊于这个世界的亡灵,而海马在爬的这么高之后,蓦然回首才发现当初的那天是多么遥远。, 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舞,对男人的猥琐实际上深恶痛绝。即使如此,在这样一个世道上,她也许也不得不利用自己的色相和手腕,深陷泥淖一般地在令她厌恶的男人们之间辗转腾挪下去。, 城之内也是个很怪的家伙。照理说,从小家庭分崩离析,初中时又跟社会上的混子混了几年,打牌还老是遇上奇葩,这样的城之内该是很见惯人间冷暖、也不会有什么天真幻想的。加上常年生活拮据,学习成绩差劲,这世界对他而言,理应是阴郁而无望的颜色。, 这种行为,我们通常愿意称他一句「傻」。然而在火场里他冷静地把其他人都劝了出去,又很实际地决定「到了最后关头揍游戏一顿也要把他带出来」,看上去又不仅仅是傻这么简单。, 在死亡决斗的收官之时,面对你死我活的情境,城之内和游戏双双选择了对方。当最后的选择权落在城之内的手里,他保护了千年积木,保护了自己重要的卡,在救出游戏后积极地抢救了自己,一个劲的憋气直到憋不下去。, 游戏王的风格,在这种时刻鲜明地体现了出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周遭的环境愈是伸手不见五指,透出的那缕光就愈是炫目夺人。, 城之内和舞这俩人之间的感觉,其实在我看来超级禁断……根本不是动画描述的那样。舞对城之内是勾引的,就连蓝神的配音林遣都也说过,「小时候看了根本把持不住」。, 玩弄男人炉火纯青的欲女,暴力分子的处男愣头青,从设定来看就已是离经叛道,估摸着也就是黄赌毒的剧情。然而在翼神龙烈焰当前的那一段,把所有传统的猜想全部颠覆。, 一直让我觉得耐人寻味的,是王的介入。王似乎从来没有以身相护的前例或者后例,即使在城之内快要被烧死时他也没有冲上台过。王并不是城之内,静观其变是符合其美学的。但是那一次他却动了。, 在对马利克决斗前,城之内不顾舞的置气之言来了。他知道舞是在置气,他几乎什么都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但当他高兴地给舞打气,他并没有想到这是一场黑暗游戏。, 于是比赛就这样进行到最后一刻。舞被万力魔神锁在台上,城之内把死脑筋地遵守比赛规定的矶野(暗矶野)推到一边。再次:城之内和王是不一样的。这种时刻在城之内眼里,没有规矩,没有得失,只有拼尽全力。, 在这时,你是很难想到这两人一开始的形象的。没有为我所用,没有看人下药的算计,没有声色的混沌。, 失去城之内,他可能也只是失去一个朋友;但此时场上城之内和舞的身影太过耀眼,耀眼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DM的孔雀舞,如前篇所说,是孤傲、敏感、像个无助的小女孩那样不肯对人放下屏障。但若打开原著漫画,便会发现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 事实上,舞是一个跳脱又大胆、狐媚、却又很男人气概的人。敢作敢当,豪爽直率,在游戏等面前像个大姐头,而又对男人非常有手段。, 舞从小缺少陪伴、环游世界遇上神鹰女郎、在神鹰身上看到自己、一直强装独立其实却渴望他人陪伴——很抱歉,这全都是动画自己创造的情节,漫画里影都没有。, 生性活泼、外向,出于爱好(和经济原因)开始在客轮上一边担任荷官一边游览世界,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多年,社会经验圆滑老到,胆大又进取,顺便还练就了一身御男术。, 很多观点(包括DM的阐述)认为舞是因为城之内而对他人敞开心扉。这是错的。让我们看看贝卡斯城门前这一段:, 并不是城之内(的热情、主动、等等)拯救了舞。在城之内把舞看作朋友之前,舞就已经对城之内有意思了。, 我们看到,舞非但不像一般意见所认为的那样扭捏、任性(看DM里舞那一个作),反而是一个很成熟的人,身为决斗者清晰地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处理起男人来游刃有余,在杏子面前又展现出作为大姐姐善解人意的一面。, (舞在王国的内心独白:其实我才是最惊讶的那个,为什么我会如此自然的主动上前跟这群小孩打招呼呢……?), 但是舞喜欢的是城之内。不是游戏。也不是本田(甚至于本田才是头一个称呼她为「同伴」的人,这正是另一个我认为「敞开心扉」说不成立的理由)。这是为什么呢?, 而舞也理所当然的,被震惊了(我也震惊了)。其实在看完漫画后,我很确定舞喜欢城之内不是因为什么戏剧性的理由,而就是被他这个人倾倒:受朋友欢迎、积极阔达、立身处世有着不动摇的原则,加上为妹妹拼上全力这种直击女人软肋的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 再加上一条,个人认为和舞成为对手后、面对舞戒心重重又脸色难看的城之内,在舞这种见惯了男人色眯眯一面的女人面前反而是很讨喜的。(王国时舞开玩笑让城之内拿星星换食物,城之内立刻被触了逆鳞,这种死心眼的地方也是……笑), 多嘴一句,高桥和希对女性心理的描写,实在让人觉得……你懂的是不是有点太多了??不仅是舞这种情场老手的心理建设,舞和杏子女性间的小默契、战斗城市舞急着到处找城之内的神态、佯装洒脱的小心试探,有一个是一个的栩栩如生。和希神不愧是和希神。, 当然,鉴于城之内仅略次于王样的フラグクラッシャー(flag crusher,拔恋爱flag小能手或者说死直男)行为,差点酿成一场惨剧。不过有一说一,舞在vs马利克战前说的「在接受了的决斗面前,一旦临阵逃脱作为决斗者的心便会就此死去」等话都是无比正当的发言,基本没有赌气的成分,DM里迁怒于人的表现实在是小觑了舞身为决斗者的独立人格。, (顺带一提,我认为从漫画来看城之内是真没梦见舞。女教师那番话估计还是想安慰人家来着。鉴于此处注孤生指数过高,暂且不接着分析了,如果有人对这里感兴趣,我再展开来讲。), 不过,在高桥和希20年出版的漫威漫画「SECRET REVERSE」里,城和舞疑似去约会了。.

緊急地震速報 仕組み 携帯, Amazon 携帯決済 返金, インテリアコーディネート 1k, 今田美桜 福岡, ウィッチャー1 スキル, Uqあんしんパック 無料, アンティークウォッチ 販売, ニトリ リラックスワイド 口コミ, 下ネタユーチューバー 女性, 二ノ国 セーブ 出来 ない, 粗大ごみ 部屋から出せない, なんj 野球, ローソファー ライトグレー, 男は度胸女は愛嬌 などの 表現, デヴィ夫人 出川 弔辞, 本人認証 パーソナルメッセージ 例文, メサイア 競馬, 鬼滅の刃 パチンコ 動画, 楽天モバイル 電話帳 移行, アドリブ 10周年 感想, 特捜9 村瀬, 天然木 ダイニングテーブル 激安, Uqモバイル 機種 おすすめ, メディカルケアサービス 定年, 古谷一行 子供, ヤマダ電機 クーポン 店舗, オクトパストラベラー 中古 相場, ヤマダ電機 閉店予定, 111 エンジェルナンバー 金運, ヤマダ電機ポイント 現金, パンテーン ミラクルズ グロッシー 口コミ, 大塚商会 年収偏差値, ミラーツインズ2 1話, 東野圭吾 売り上げランキング, ワンパンマン 21巻, 地震速報 山口, テレビ台 Ikea, オクトパストラベラー 序盤 最強防具, 原神 Pc ダウンロード, きりたんぽ ソファーベッド, Popteen表紙 決め方, 奪われし玉座 アイク 離脱, ヤマダ電機 ポイント いくら, ハイバックソファ 大塚家具, タイバニ すき家, Iphone Se Simフリー 中古, ニトリ ベッド 説明書 ない, インドネシア 植民地, 宝くじ 当たった ブログ, 2ch 勢い 過去最高, カタログ通販 大手, ねお ダンス, 来客時 ローテーブル, 氷川きよし 深夜便, ビックカメラ ポイント還元率, 復興 宝くじ やらせ, 一宮忠男 大学, サイバーパンク2077 戦闘, Ana プレミアムポイント 計算, 跡部景吾 髪色, 102マイル 何キロ, 柳田 成績, 小室 哲哉, ウィッチャー3 ストーリー 解説, 大坂なおみテレビ Nhk, 黒人大統領 映画, ヒロアカ タンタン, ヤマダ電機 東京駅 アクセス, ソフトバンクホークス 年齢, 内川 名誉生え抜き, レイヤードフレグランス 横浜 ジョイナ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